<code id="y6gcc"><code id="y6gcc"></code></code>
<acronym id="y6gcc"><small id="y6gcc"></small></acronym>
<rt id="y6gcc"></rt>
<acronym id="y6gcc"></acronym> <acronym id="y6gcc"><optgroup id="y6gcc"></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y6gcc"><center id="y6gcc"></center></acronym>
? 首頁 ? 名人故事 ?爭奪三陽,引蛇出洞戰斜橋_關于粟裕的故事

爭奪三陽,引蛇出洞戰斜橋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爭奪三陽,引蛇出洞戰斜橋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2年春以來,為打破日偽軍分割、緊縮蘇中根據地的企圖,粟裕令各旅發動襲擊戰、交通戰。一師各部先后攻克的據點有三陽、久隆、圩角、三倉等20多個,破壞了如黃公路和啟海公路。

此波襲擊戰中,很多鎮的爭奪戰十分激烈,多次易手。如悅來鎮前后有四次易手。幾次發生在海門縣三陽鎮的戰斗既有據點襲擊戰性質,又有交通戰特征。其中三陽鎮斜橋的伏擊戰是此期破壞交通中的經典一戰。

三陽鎮既是海門東部重鎮,又是進入啟東的咽喉。粟裕進入啟海之前日偽軍在這里設有據點。粟裕決定東進啟海后于1月間派兵打下三陽鎮,爭取一個偽軍團反正。日偽軍隨即兩次進攻三陽,但都被擊退,戰斗持續了半個月。

5月間,南浦旅團第五十二大隊一部在偽軍的配合下再度占領三陽鎮,然后強拉民夫,趕修三陽—久隆段公路,妄圖打通海啟公路,將四分區一分為二,以縮小一師回旋的空間。粟裕令三旅七團拔除三陽鎮這個據點。(www.weizhigu.com.cn)

5月19日,七團長嚴昌榮率七團夜襲駐守三陽的日偽軍。戰斗中,日軍憑借鎮內三陽鎮小學固守。七團無平射炮等攻堅武器,其他武器彈藥也少,打了一個晚上無果而撤出戰斗。此戰雖然斃傷日軍30余人、偽軍40余人,七團也受到損失,還犧牲一名營長。

粟裕對七團此戰的表現不滿意。他把七團長嚴昌榮、參謀長朱傳寶等人召集到師部,一起總結經驗教訓,研究改進戰法,要求七團狠狠打擊日軍,把敵人的囂張氣焰打下去。

粟裕說:“三陽鎮這一仗,部隊打得英勇頑強,殺傷了不少敵人,應當說打得還是好的。但是必須指出,我們的消耗確實也不小,并且沒有捉到俘虜,也沒有繳到槍。我們打仗,不能單同敵人拼消耗。過后大家要好好想想這個問題。現敵人正為三陽鎮的傷亡而惱怒,急于尋找我軍報復。你們要利用敵人驕狂求戰的心理,引蛇出洞,消滅敵人于運動之中。”

七團在攻打三陽鎮時繳獲了一具日軍的八八式擲彈筒,粟裕要嚴昌榮送來看看。嚴昌榮回去后讓一個叫陳應洪的戰士將擲彈筒送到師部。

擲彈筒是一種單兵攜帶的小型迫擊炮,有效射程在300米左右,這個距離剛好可以彌補迫擊炮和手榴彈之間的火力空白,射速也快,一分鐘可以打30發,可以隱蔽在障礙物后發射,也可以打擊隱藏在障礙物后射擊的敵人。

粟裕覺得這東西好,要程望組織技術人員仿制。程望組織人員成功仿制了這具擲彈筒。受加工設備和條件限制,他們無法給拋射筒刻上膛線。為了不影響射程和射擊精度,他們加長了炮管。從此粟裕的一師有了曲射炮。從這個意義而言,七團算是立了一功。但嚴昌榮并不滿足。回到七團后,嚴昌榮根據粟裕的指示,又率部伺機伏擊三陽的日偽軍。戰后七團一部與三陽鎮守敵相距三里對峙著,他們常在日軍的眼皮底下出操。七團的意思是:雖然我打不下三陽鎮,但你也別想順順利利地修好這條公路。日軍也不把七團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每天強捉民夫修筑公路。日軍白天修路,七團晚上破路。這樣的對峙與交手,在中國抗日戰場上也算是很奇特的一幕。

嚴昌榮接受任務后深入地領會粟裕的意圖,把握引蛇出洞的戰術要領。上一回打三陽鎮,日軍有工事,好比蛇在洞里,不好打,打不了它的要害。如果日軍離開三陽鎮的工事,好比蛇出洞,相比它在洞里會好打一些。但還不夠,還要引它到自己好打的地方再打,才能得到理想的戰果。

七團長嚴昌榮和參謀長朱傳寶兩個人首先琢磨放哪兒打,同時派出偵察兵多次潛入三陽鎮敵據點,以掌握日偽軍的一舉一動。

兩人通過細致的偵察,最后把戰場選在離三陽鎮十余里的斜橋,然后做了周密的部署,同時把部署上報旅部和師部。

斜橋的公路呈東西走向,與公路并列的是一條約50米寬的河流,西側有一條南北走向的運河,公路北側有一東西走向的村莊。河邊是一米多高的蘆葦,田野里種著玉米、棉花。

七團的具體部署是:一營擔任主攻任務,在斜橋以東至塌水橋之間利用河網與村落交叉的有利地形設下伏擊圈,并確定偵察兵引誘敵人進到伏擊圈;二營負責打三陽鎮出動的援敵,并協同一營殲擊圈里的敵人;三營為機動部隊,負責阻擊其他可能增援之敵。

一營接受任務后派人到斜橋,清除影響作戰的一些地形地物,為殲敵掃除障礙。

6月2日,嚴昌榮得到日偽軍將出動維修被破壞公路的情報,立即令部隊做好出擊準備。當日半夜,朱傳寶率領一營指戰員悄悄進入斜橋以東的伏擊陣地,二、三營也分頭出發,進入預定位置。到3日拂曉,七團已在斜橋設下一個大口袋,只等日偽前來。

3日上午,三陽鎮出動日軍70多人、偽軍130多人,攜帶九二式平射炮1門,由警備隊長新野(也作新井)率領,押著一群民夫,沿公路往東至斜橋修路。因為民夫太少,新野令本來應當護路的偽軍也參加修路的工作。

偵察兵化裝成農民在橋東北公路旁的田頭干活,誘日軍來抓。日軍來到斜橋后,這些偵察兵做出害怕的樣子丟下鋤頭就跑,將日軍引向伏擊圈。

新野見狀立即派出十幾個日本兵和偽軍捉拿這些逃跑的“農民”。“農民”在前面跑,日軍士兵在后面追。這樣,這股日偽軍就闖入了三連的阻擊陣地。

日偽軍進入三連武器的有效射程后,三連長劉海山下令開火。架在屋頂的機槍突然開火,追在最前面的幾個日軍當即被打倒在地,其他日偽軍被打得蒙頭轉向。

隨行的偽軍是偽三十二師徐承德的殘部,徐承德被打死后,他老婆帶著這些殘兵敗將一直想向新四軍尋仇。但槍一響,這女人就尖叫:“兄弟們,我們上當了,快向后跑啊!”

于是偽軍只放了幾槍,一溜煙向后逃之夭夭,只剩下日軍負隅頑抗。日軍號叫著端起三八槍,彎腰弓背地向三連陣地發起沖鋒,三連指戰員沉著應戰,等日軍靠近后即扔出一顆手榴彈。只聽“轟”的一聲,日軍被炸得人仰馬翻、血肉橫飛。日軍吃了虧,不敢再向前亂闖,就臥倒在地繼續向三連陣地射擊。三連指戰員不緊不慢地以冷槍回擊,將敵人拖住,引誘其余日軍前來增援。

這時,奸猾的新野聽到前面槍聲后并不急于增援,而是用那門九二步兵炮向三連陣地轟擊。炮彈在三連陣地連連爆炸,但三連指戰員沉住氣,不撤離,也不還擊。新野據此判斷遭遇的新四軍不是主力部隊,就留下10多個日軍守炮,率領其余30多個日軍向三連陣地猛撲過來。

日軍終于進了嚴昌榮精心設下的包圍圈。日軍全部進入包圍圈后,營長郭志偉立即下令:“狠狠地打!”

西北面一、二連陣地上的重機槍率先開火,東面的三連陣地上幾挺輕機槍也緊接著一齊向日軍猛烈掃射。輕重機槍組成交叉密集火力一齊向日軍怒吼,打得敵人暈頭轉向。日偽軍利用河岸、公路等就地頑抗。這個時候,戰場呈敵正面有三連,左有一、二連,右有較寬的河流,日軍有如入籠的野獸。

戰斗一打響,嚴昌榮率二營一部從三陽鎮方向撲過來,堵住了日軍退路。嚴昌榮伏在朝南的屋脊上,用繳來的三八式重機槍猛向日軍掃射。戰士們紛紛轉告:“嚴團長上來了。”

嚴昌榮到來的消息振奮了一營指戰員的士氣。

戰斗進入僵持狀態后,一連長胡步福發現右側河流對岸有一棟獨立的茅屋,那里能對包圍圈內的日軍構成致命威脅,于是從一排抽調一個班泅渡過河鉗制日軍。

胡步福與一排長黃慶義攜一挺機槍泅渡過河,占據了河對岸那棟茅屋。他們爬上屋頂,把從屋內找到的幾床舊棉絮用水打濕鋪在屋頂上,架起機槍,向敵后背射擊。

這挺機槍只有三梭子彈(三梭子彈里還只有一梭是好子彈,其余兩梭是根據地自制的土子彈,經常有啞彈出現),機槍手不敢放手打,而是在那里點射。但點射也打得日軍大亂。一部分日軍用擲彈筒向胡步福的陣地射擊,先后打了五發,一發直接打在屋頂上,所幸胡步福這個陣地無人受傷。

趁敵人混亂之際,一營吹響了沖鋒號。公路北側的一、二連發起沖鋒,沖進敵陣,與日軍展開了白刃戰,整個戰場殺聲震天。一部分日偽軍泅渡河流經胡步福與黃慶義所在的茅屋兩側向三陽鎮方向竄逃,后被二營圍殲。

戰斗中,中隊長新野困獸猶斗,舉著指揮刀亂砍亂殺,被兩名新四軍戰士用刺刀捅翻在地,一命歸西。

此時修路的民工一哄而散,公路上只剩下守炮的10多個日軍。開始他們還東打一炮、西打一炮,威風得很。此時負責打援的二營除留一部分兵力監視三陽據點,其余戰士迅速向斜橋方向包抄過來,與一營合擊這股日軍。日軍發現情況不妙,拖起炮想往三陽鎮逃。但為時已晚。

一營和二營的戰士爭先恐后地向這邊沖過來,迅速殲滅了守炮的這股日軍。

那門九二式步兵炮連同剩余的炮彈和引信被七團繳獲。但瞄準鏡被日軍扔到河里了。戰士們到河里撈了半天也沒撈上來。

戰斗結束后,新野以下70多名日軍命喪斜橋,還有5名(一說3名)日軍士兵被活捉。偽軍死傷70多人,其余全部被俘。三陽鎮日軍兵力空虛,小股日軍想增援新野,但被二營打了回去。

粟裕聽說繳獲了大炮非常高興,就把這門炮擺在七團,讓七團的人高興高興,然后再調給海上炮兵部隊。(據軍工部程望回憶,這門炮因使用不當炮膛脹大,放到海船上是讓軍工部修。聯系瞄準鏡被扔到河里,這門炮在被繳獲之前疑已遭日軍故意毀壞。后來程望修復了這門炮,在新四軍與日軍的一次海戰中,程望用這門炮打退了日軍的鐵船。)

這一仗新四軍方是一個主力團,彈藥不足火力不濟;日軍是一個中隊,另有偽軍100余人,且裝備精良,有曲射的擲彈筒和平射的步兵炮。由于嚴昌榮在引蛇出洞的戰術上做足了功夫,所以這股日軍以被全殲告終。嚴昌榮打得干脆利落,干凈徹底,使素來吹噓不丟尸體的日軍連拖尸體回去的人都沒有了。

旅團長南浦寫信向七團長嚴昌榮乞求送還尸體。經請示旅部和粟裕,嚴昌榮送還了日軍的全部尸體,日方負責接收的軍官還打了一張收條。

斜橋伏擊戰結束后,南浦指令保田想方設法找回丟失的那門炮。按照日本軍律規定,丟失重武器的指揮官要受到嚴厲懲處。他們四處尋找這門炮的線索,還到處張貼告示威脅新四軍,聲稱:“新四軍如果不送還步兵炮,皇軍就要大‘掃蕩’。”

嚴昌榮理都不理他,把這門平射炮送到六甲鎮,作為蘇中戰場最新戰利品放在廣場上公開展覽。同時與這門炮擺在一起的還有近40支三八式步槍、輕機槍、2具擲彈筒、望遠鏡、指揮刀以及日軍旗。

前來參觀的群眾達數萬人之多。群眾紛紛贊揚:“七團真厲害,能把日本鬼子全部消滅。”慕名前來參軍的熱血青年也越來越多。

威嚇不成,南浦親自給嚴昌榮寫信討還,說:“貴軍三陽鎮伏擊,可謂英勇神速,殊堪欽佩。如蒙歸還皇軍前所丟失之平射炮,爾后貴我兩軍當和睦相處。”

南浦是蘇中地區日偽方面的最高長官,嚴昌榮不過是蘇中區的一個團長,兩人不是一個級別。南浦給嚴昌榮寫信頗有“屈尊紆貴”的味道。

嚴昌榮把這封信轉給粟裕。粟裕看過信,笑嘻嘻地對嚴昌榮說:“這一下,你們七團可把南浦揍痛了,我們師部在海復鎮也住不成了,只好搬家嘍。”

求炮心切的南浦乞求不成,集結400多日軍和一個團的偽軍由五十二大隊長保田率領一連數日“掃蕩”尋殲七團。尋殲未果,日偽軍便在所到之處的墻上寫標語:新四軍還我炮來,兩具擲彈筒不要了。

七團與日偽軍打起了蘑菇戰,忽東忽西。保田緊緊尾追,緊咬不放。嚴昌榮采用敵駐我打、敵動我行的戰術,與這股日軍持續打了一個星期后才轉移到敵后通中地區去。

在斜橋伏擊戰的同時,師特務營、海啟警衛團一部配合一師主力一部圍攻匯龍鎮、五倉港。新四軍在匯龍鎮繳獲了一批物資;在五倉港殲敵兩百多人,繳獲了電臺等物資和武器。

在线看黄av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气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