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y6gcc"><code id="y6gcc"></code></code>
<acronym id="y6gcc"><small id="y6gcc"></small></acronym>
<rt id="y6gcc"></rt>
<acronym id="y6gcc"></acronym> <acronym id="y6gcc"><optgroup id="y6gcc"></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y6gcc"><center id="y6gcc"></center></acronym>
? 首頁 ? 名人故事 ?注定沒有結果的姻緣_小德張的故事

注定沒有結果的姻緣_小德張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注定沒有結果的姻緣_小德張的故事

裕容齡

祖父和其他的人一樣,有過自己的童年、少年時代和青年時代,也超脫不出七情六欲的支配。太監凈身后無男女之別,對后、妃、嬪等起居生活從不避諱。

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清王朝任命裕庚為駐法國公使。裕庚字郎西,有兩個女兒:裕德齡、裕容齡,自幼隨其父在巴黎多年。尤其裕容齡精通數國語言,容貌美麗。她曾對我的祖父說:“在國外獲得十三次美人金牌。”她在巴黎國立舞蹈學院學習舞蹈,能歌善舞,擅長跳芭蕾舞和希臘舞,曾在《玫瑰與蝴蝶》舞中飾蝴蝶仙子。后在宮中為慈禧太后多次演出,頗受賞識。(www.weizhigu.com.cn)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裕容齡隨父回國,受到慈禧太后召見,并留宮中任御前女官。慈禧接見各國公使夫人時,裕容齡便是御前翻譯官,為四品宜人。她當時和慶親王奕劻的女兒四格格,同是慈禧太后御前最得寵、最信任的兩個人,每日環侍左右,形影不離。

祖父當時任御膳房掌案,時年二十多歲,娃娃臉,眉清目秀,炯炯有神,思維早熟,辦事敏捷果斷,精力過人。高高的個頭,頭戴三品頂戴花翎,身著官衣,儀表堂堂,漂亮帥氣。他與裕容齡女士同在慈禧太后面前當差,二人一見鐘情。最初結識時,有過這樣一段事。祖父說:“有一次裕老五(容齡的大排行)陪著老祖宗吃飯,我在旁邊侍候著,吃的是菜包鴿松。我包好跪著遞上去,老祖宗嘗著覺得挺好吃,便吩咐我給裕老五也包一個,我正在一旁盡心地包著,突然裕老五走過來逗著玩地問:‘你這家伙,洗手了嗎?’聲音固然很小,還是被老祖宗聽見了,便問:‘你說什么?’裕老五只好回答:‘奴才問他洗手了沒有?’老祖宗那天高興,笑著問我:‘說真格的,你洗手了沒有?’嚇得我臉也變色了,趕忙跪下說:‘奴才早就洗完手啦!’

用完膳后,我趁別人在后廊閑談的工夫,走到裕老五跟前說:‘五姑娘,趕明兒個可千萬別在老祖宗眼前打哈哈啦,可真嚇了我一跳!’隆裕皇后和格格們都走過來,打聽明白后全都笑了,只有裕老五的母親很不高興,剛要說她,她就跑走了。

以后,祖父和裕容齡女士朝夕相處,在御花園里,在三大殿內,在中南海船中,在頤和園的長廊上,在昆明湖畔,都曾留下過他們倆的腳印。二人在鳥語花香中,互相傾吐愛慕之心,憧憬未來,照相合影多幀。

祖父說:“裕老五贈給我祖母綠墜子一只留念。”祖父回贈她的是什么禮物我忘記了。他們相互之間的愛情關系,慈禧并不知道,記得祖父生前說:“有一天我正跪著給老祖宗裝水煙,她見我帶著一只金表,表鏈上有一個雞心,老祖宗看著挺好玩,就要過去仔細地看了看,用手擺弄半天,萬幸沒有打開。雞心內嵌有裕老五與我合照的小相片一張,如果打開就露了餡了,非把我交散差不可,我心里捏了一把汗,裕老五也嚇得臉色都白了。出來后我就把表鏈摘下來,再也不敢帶了。”

祖父和容齡二人相伴近四年,感情深厚。但花開也有花落時,1907年裕庚病重,裕容齡需陪他到上海治病。當祖父要與裕容齡女士確定終身時,她的父親裕庚不同意,認為若把女兒許配給太監,則失去了一個女人終身的幸福。

祖父說:“裕老五流著眼淚對我說:‘父命難違,眼前最要緊的是先給我父親把病看好了。’說完她低著頭就出宮了,我一點也沒有央求她。”這就是祖父年輕時在宮內的一段羅曼蒂克史,這些事是多年后曾祖母對我父親講的。裕容齡女士出宮后不久,便下嫁議和大臣某人之子。她的姐姐裕德齡也曾與張謙和(后來是宣統皇帝的總管太監)很要好,最后也以離別而結束。后來德齡到了美國,寫了一本回憶清宮生活的書,國內以《御香縹緲錄》為名翻譯出版,流行一時。

裕容齡女士的離去對我祖父真是當頭一棒,他望著這位貴族小姐的背影,久久無語。為此,他終于支持不住而倒下去了,用他自己的話說:“得了一場大病,差點起不來床,可是我還是挺過來了。”

在线看黄av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气球网